脑洞很大的一条咸鱼

【刀剑乱舞】有一天我拾到了两把短刀(4)


1. 依然是看到某郭姓作家也玩刀剑之后受到刺激而产生的脑洞

2. 私设如山 注意。最主要的是同一时期一把刀只会出现在一位审神者手中。
3. 有刀x婶cp,只是还没出场_(:зゝ∠)_
4. ooc有,但尽量不ooc_(:зゝ∠)_ 


1

2

3




“从时之政府给出的信息和时空波动的程度来看应该只是小股部队的骚扰。”莺丸用手指在屏幕上轻轻滑动,不断点出新的信息:“看来可能只是前去侦察历史波动情况的。”夕月此时也走到了屏幕跟前来,看了一眼出阵地点和时间:“天正10年…等等,这不是三浦夫人那一队这次回程的跳跃点吗*?”莺丸一愣,赶紧回身从书桌上找出这次远征的计划书,书页在他手中翻得哗哗作响:“天正10年三月十二,京都。是这样没错。”莺丸偏头看了一眼夕月,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惊讶,“没想到夕月小姐记得这么清楚。”

我已经三个月没吃到三浦夫人家的烛台切做的饭了,每天盼星星盼月亮数着日子…而且烛台切说了这次跳跃点是京都,他一定会带回来绝赞有机无污染食材给我做超棒的豆腐料理……

当然这些原因夕月不会告诉莺丸,她把手背在身后,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我是橘氏本家的少主,自然会记得橘氏全族每一位审神者的出阵情况。”

“噗。”清光看着她这装模作样的姿态忍不住笑出了声。

“加州清光。”夕月立刻转过头来,盯着他眯起了眼睛。清光听到主人突然叫他全名,浑身一僵。“我记得之前是让你去医务室那边看着,所以情况怎么样?”清光立刻向安定投去求救的目光,然而后者淡定地喝了一口茶,避开了他的视线。清光一咬牙:“我…我还没去!”

“哦。那你还等什么呢?”

“哦……”清光缓慢地爬起了身,撅着可以挂油瓶的嘴向门口一点点挪着,余光还瞄着屏幕那边,一副心痒痒的样子。终于,等他快要迈出房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又一道指令。

“还有做好出阵准备,队长大人。”

清光脚下一顿,回头看了眼那个还站在屏幕前的身影,嘴角勾了勾:“是~”

看清光出去了,夕月便把目光投向剩下的三个,三人立刻正襟危坐。

“堀川你也去做出阵准备吧。”

“是。”堀川起身时一脸抱歉地看了和泉守一眼,只是飞速向门边移动的脚步和亮晶晶的眼神完全暴露了他的兴奋。和泉守的脸已经完全垮下来了。夕月心里觉得好笑,面上还要绷着:“至于你们俩…”和泉守和安定立刻挺直了腰背。夕月看着他们——在本丸里,又是大晚上的,居然还穿着全套的出阵服,甚至连手甲都绑好了,而本体就摆在手边——她再一次深深感受到这两位的不安定:“你们…看起来也没什么好准备的了,就去收拾一下这次的行李和刀装吧。”两人听完兴冲冲地就往外走,转瞬就到了门边,眼看着只能瞧见安定的马尾了,夕月赶忙叫道:“让前田和秋田去我屋里等着!”只得到了安定模糊的一声回应。

夕月笑着摇头:“太久没出阵了一个个都憋不住了。”莺丸也跟着笑:“都是年轻人嘛。”夕月掏出怀表放到通讯器上接收出阵信息,接着又摸出随身的小本本写写画画一些地图和情报**。莺丸低头看着,过了一会儿问:“夕月小姐就带这四振?”夕月点点头:“嗯,看这个情况应该能快去快回,本丸里还是留些人比较好。再说了三浦夫人和烛台切他们也会在。关键是…”她转了两下笔,抬头看了眼莺丸,一边收起小本本一边说:“我不在的时候就烦请近侍大人照顾好本丸里所有的刀剑了。”说到“所有”两个字时咬字格外清楚些。莺丸笑着说:“那是当然。”夕月噎了一下,只觉得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瞪着眼睛,又意有所指道:“父亲大人也是这一两天回来吧。”莺丸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没错。”夕月彻底无奈了,这时一旁的怀表也嘀的响了一声,面前的屏幕上弹出了“传输完毕,任务已接受”的字样。夕月撇撇嘴,抓起怀表揣进怀里便告辞了。



夕月心里烦躁,挥退了前来送她的侍女,自己提着灯往回走。其实她心里也明白,如果父亲一定要把那两位短刀赶出本丸,莺丸不管愿不愿意都是拦不住的。表面付丧神身为神明,地位应该比身为人类的审神者要高,但是出于刀剑的本能,亦或是对于给予自己身体的主人的感谢,付丧神却是听命于审神者的。在这一点上,越是年长的刀剑就遵守得越彻底,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不容违反的原则。所以就算现在莺丸给她做出什么承诺也不过是心理安慰罢了,而这种事莺丸是不会去做的。

可明白这个道理不假,对于现在的状况夕月心里多少感到有点挫败,真是个十分不合时宜的出阵任务啊!夕月叹着气进了院子,刚转过拐角障子门就被拉开了,随即一个粉色的脑袋探了出来。

“主君你回来啦!”

夕月听到了立刻收回思绪,抬起头笑着回应:“是秋田呀,前田也在里面了吗?”

“是呀是呀!”“秋田快回来干活啦!”听到屋里那个一本正经的声音,秋田吐了吐舌头又钻了回去。夕月上前去拉开门,只见出阵服已经挂了出来,手甲也都整理好了摆在桌上,而前田正坐在桌子旁整理衣物和一些必需品。看到夕月进来了立刻站起来问好:“主君回来了。现在就给您换上出阵服吗?

夕月点点头,转过头来看到秋田正站在衣柜前努力向上跳着,似乎想要拿收在柜子顶端的一样东西,心里顿时升起不好的预感。“秋田,你在找什么呢…”她话音未落就看到秋田拽出了个黄色与粉色相间的圆溜溜的东西出来,意识到预感成为现实的夕月简直觉得眼前一黑。

“真是的,加州先生都不把东西收拾好,头盔怎么不和出阵服和护甲收在一起呢!害我找了好久!”秋田嘟着嘴抱怨着,抱着头盔跑了回来,前田皱着眉递上布和刷子,说:“别抱怨啦,赶紧赶紧!”

夕月面上不显,心里流泪。这两个孩子自从修行回来之后审美就暴走了,她经常从他们的被窝里翻出私藏的盔甲杂志出来。那上面的“必收藏的100套盔甲”她一件也不想让他们穿!然而没想到这盔甲竟然不是给他们自己准备的。在今年自己就任少主的命名仪式上,两个小家伙说着“祝主君武运昌隆”,给自己奉上了这仿佛扎上了粉色丝带的南瓜一样的头盔。夕月不愿看他俩失望,勉强带着出阵了一回。那几天清光不愿跟她并排走不说,连溯行军看到她,进攻的步伐都有一瞬间的停滞。

夕月即时刹住这悲伤的回忆,清了清嗓子,见两把小短刀朝她看过来立刻说:“时间紧凑,这次决定轻装出阵,快去快回。头盔就别收拾了,你们赶紧帮我换上出阵服,我还要带你们去见两个人。”

两位小天使不疑有他,赶紧站起来帮主人换装。夕月松了口气,没注意到两把短刀在给她绑手甲时对视了一眼。

果然刚进主君房门时感受到的陌生气息不是错觉!

一切就绪,夕月挎上前田给她收拾好的小包领着俩人往医务室走。秋田意识到了目的地是哪里,有点好奇,探头探脑地想去问夕月,又被前田一把拽了回来。

快到医务室门口了,远远的就见清光正提着刀在那儿站着,脚一踮一踮的,一会儿理一下辫子,一会儿抚一下刀柄,身上每个细胞都叫嚣着兴奋。他发现夕月他们过来了,便一路小跑着到了夕月跟前,红宝石般的眼睛一闪一闪的:“两人上了药之后都睡了,药研在里面看着。”夕月点点头说:“你叫上另外三个去庭院那里,我随后就到。”

清光领命离开,夕月转回来半蹲下身体,把秋田和前田拉到跟前来说:“你们俩这次不跟我出阵…别急!听我说完!”两人听完第一句立刻就要抗议,夕月赶紧安抚,“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你们去做。现在医务室里有你们的两位兄弟正在休息。”

“兄弟?”秋田疑惑地歪了歪脑袋。“也是两位粟田口派的刀剑付丧神吗?”前田问。夕月给了他一个bingo的眼神,接着说:“他们原先的主人待他们不好,我便把他们领回来了。我现在交给你们的任务就是帮助药研先生好好照顾他们,直到我回来。明白了吗?”“明白!”两把小短刀挺了挺胸膛,自信满满。

“不过如果父亲大人先我一步回来…他做了什么决定你们不要硬对着干。你们的安危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秋田听完有点莫名地眨了眨眼,前田也皱起了眉头:“橘先生是会做什么不好的决定吗?”夕月垂下双眼避开了俩人的目光,默默地整理了一下他们的衣领。其实对上父亲,两把短刀能起到多少作用她真的很怀疑,父亲的心有多狠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留下他们俩主要还是希望能让五虎退和乱藤四郎多和亲人呆在一起。要说有一点小心思的话,那也是瞄准了父亲的近侍一期一振!这一屋子的短刀,她就不信一期一振不吃这张亲情牌!“先进去吧。”她揉了揉秋田和前田的脑袋,站起身拉开了医务室的门。



医务室里药味很浓,提醒着进来的人们这里刚收治了重症病患。药研藤四郎正坐在外间的椅子上发呆,听见有人进来立刻站起了身,看到是夕月的时候面上浮现出一丝尴尬,但很快又压了下去。他点了点头算是问好,秋田和前田已经迫不及待跑到他跟前去了。

“药研哥!主君都告诉我们了,是哪两位兄弟啊?他们怎么样了?”面对秋田连珠炮似的发问,药研被第一句就震住了。

“都告诉你们了?”药研震惊地看向夕月,全部?具体到虐待方式吗!?

“说他们之前的主人待他们不好,主君便把俩人带了回来。他们之前的主人做了什么啊?是没好好给他们手入吗?”前田吸了吸鼻子,也是意识到了这浓浓的药味,脸上显现出担忧,“他们伤很重的样子。”

夕月心虚地看向另一边。这种涉及到生理卫生知识的的还是由你们的哥哥来给你们解释吧!

药研有些不知所措地挠了挠头发,决定还是先糊弄过去:“是五虎退和乱藤四郎,他们吃了药已经休息了,我们还是安静一点比较好。”秋田立刻用气音开始说话:“那我们能进去看看他们吗?”药研觉得有点好笑,但是也跟着用气音回应了:“可以哦,小心不吵醒他们就好。”秋田和前田点点头,绕过外间与病房之间的帘子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他们俩离开了之后外间就只剩了药研和夕月两个人。药研觉得自己刚刚在夕月房里算是跟她发了脾气,现在都还有点没缓过来,目光飘来飘去的就是不看夕月。夕月倒没把之前的事情放在心上。药研被父亲唤醒的时间比较晚,很多她刚来本丸的事情药研都不清楚,对于她对父亲以及父亲的刀剑种种小心翼翼和划清界限的行为一直很不理解,她也懒得解释。而且就算真解释起来又要如何说呢,把自己悲惨的童年如数家珍广播给大家?这又让一直敬仰父亲的药研如何自处呢。

“他们俩身体怎么样?”夕月探头看了看,小声问。药研很高兴夕月主动挑起了话题,赶紧回道:“乱还好,五虎退的情况有些严重,似乎是跟他灵体相连的一部分被从他身边剥除了。并不是任何身体上的残缺一类的,具体是什么也不清楚。”夕月眉间皱出了一个深深的川字:“剥除了?”药研点点头。夕月有些烦躁地拨了拨刘海。真的是非常不合时宜的出阵任务!不然现在就去郭家本丸探个清楚……药研也注意到了审神者身上的出阵服:“是有出阵的任务了吗?去哪里?”夕月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闭上眼睛揉了揉太阳穴:“天正10年,京都。敌人不多,我会尽快回来的。”药研走了过去,扶正了夕月的脑袋帮她按摩着,夕月轻声说了句谢谢。过了片刻,夕月睁开眼偏了偏头示意可以了,药研抿了抿唇,垂下了手。

“那就拜托药研先生照顾他们了。”夕月站起来对药研说。药研点点头,默了一瞬还是忍不住说:“夕月小姐,大将的刀剑和你的刀剑,不用分得那么清楚的。”夕月还是没回应他,笑了笑转身走出了医务室。


等她到庭院的时候发现她家的四位付丧神都已经整装待发了,莺丸也站在一边静静地等待着。这种严肃中带点压抑着的兴奋的氛围也影响了夕月,让她从对那两把短刀的担忧中回过神来。她拍了拍脸颊让自己清醒起来。现在可是要出阵了,她对自己说,是稍有不慎便会受伤流血的战场。作为决策者她更应该平心静气,心无旁骛。

夕月深吸了口气,走到那四人中间转过身对莺丸点点头。莺丸微微颔首,领着大家走到本丸门前的传送区域。夕月掏出怀表开始设置出阵时间和地点,刚准备按下确认出阵,只听远远一声“主君稍等!”,前田和秋田便发挥着自己的夜间最大机动转瞬就到了夕月跟前。当夕月看清他们怀里的东西时只希望自己没有“稍等”。

前田高举起“南瓜头盔”递到审神者眼前,大声说:“请主君放心,一定完成您交代的任务!”夕月一脸沉痛地接过头盔,努力忽视身边清光笑到乱颤的身体,胡乱点着头赶紧按下确认出阵。面前的屏幕刚现出“传输准备”,莺丸开口了:“祝夕月小姐武运昌隆。”夕月一愣,随即开口道谢,他却笑了笑接着说:“我向您保证,不论主人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在您回来之后再去执行。”夕月震惊地瞪大了双眼,刚想说些什么,本丸便从她眼前消失了。


tbc



————————————————

一些私设

*回程的跳跃点:在去比较遥远的时空的时候,为了确保时间和地点尽量准确,会选取折中的一个时空作为中间的跳板。这里夕月出阵的时间地点正好和三浦夫人折中的跳远点重合了。这个重合不是巧合,后面会说。


**怀表:并不是普通的怀表,而是时之政府给每个审神者配备的强大终端。接受任务,收集出阵资料,数据库,时空跳跃设定器等等功能。做成怀表的样子只是为了贴合时之政府的名号以及审神者们守护历史的身份。但是电子产品也有出现差错或损坏的时候,夕月曾经倒霉地碰上过这种情况,所以她还会在随身携带的小本本上再做一份自己的记录。当然,书写的过程也是帮助自己集中精力思考,分析敌方的情况帮助己方作战。


(´・ω・`)
幸福来得太快
准备好脸黑,还氪金买了一堆调查道具……

【自家本丸系列】
某天下午,审神者为了清理手机内存而整理起相册里乱糟糟的图片。突然,翻到一张照片的审神者两眼露出了兴奋的光芒,抓起手机就往粟田口的部屋跑。
审:秋田秋田!
秋田:怎么了主君?
审:我发现了好东西哟
秋田:是什么呀主君?
审:秋田全裸的照片呢( ͡° ͜ʖ ͡°)
秋田:……呜哇一期尼!(´°̥̥̥̥̥̥̥̥ω°̥̥̥̥̥̥̥̥`)
审:诶,你还没看呢怎么跑了…
(转身回去看到了在回廊喝茶的爷爷)
审:三日月桑的裸照也有哦!
爷爷:哈哈哈
审:真的很大呢!
爷爷:哦呀
听到骚动赶来的近侍鹤丸:…………
审:∠( ᐛ 」∠)_诶呀你拖我去哪里?没有你的裸照又不是我的错!你去让宫内厅展你啊!
满脸黑线的鹤丸:……你还是闭嘴吧
据说审神者后来去石切丸那里接受了一下午清除污秽的讲学

=======================

整理相册的时候看到了之前在京都拍到的秋田。秋田是我的初锻刀,也是我第一把看到本体的刀,总感觉是冥冥之中的缘分
P2是前几天在东京的学长拍给我的爷爷,第一反应是真的好长2333
宫内厅再展一次鹤丸吧 ( •̣̣̣̣̣̥́௰•̣̣̣̣̣̥̀ )

【呆滞
之前怎么肝都不掉
凌晨终于掉了明石
今天第一把进王点就掉了小幸运
突然就可以咸鱼了???

(这次有记得听他讲完再截图_(:зゝ∠)_ 

就是这样
被自己蠢哭
【手动再见

满脑子都是那首魔性的歌以及花丸的长谷部用脚踩面团的景象www

【刀剑乱舞】有一天我拾到了两把短刀(3)

1. 看到某郭姓作家也玩刀剑受到刺激而产生的脑洞
2. 私设如山
3. ooc有,尽量不ooc_(:зゝ∠)_




话音刚落,只听门外突然传来推搡的声音,接着门被猛的推开,披着浅葱色羽织的少年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

“安定!?”夕月满脸震惊。

大和守安定一手扶着腰间的本体,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大跨步走到夕月跟前一把拉起她护到身后,开口时声音低沉而压抑:“主人她做错了什么?她救了两位和你我一样的付丧神!而作为本丸近侍的你不想着协助少主,却在威胁什么惩罚吗?”

这时门外又是一阵响动,随着一声小声而急切的“兼先生!”一个高大的红色身影走了进来,那双漂亮的冰蓝色眼睛里此刻闪着怒火:“没错,主人她什么也没做错,没必要接受别人的指手画脚。”和泉守兼定一脸倨傲地俯视着莺丸,一挥手:“安定,带主人走!”

“停下!”夕月猛地一把抽回自己的手,大吼了一声。两位付丧神一惊,齐齐看向自家审神者。夕月扶了扶额头,只觉得万分尴尬。她回身看向莺丸,而对方已从起初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明白两个年轻刀误会了什么。此刻正悠然地捧着茶杯,一脸玩味地看着三人:“嗯,这也是我正对夕月小姐说的,她什么也没有做错,而我作为本丸近侍,只会从旁协助。”

安定和和泉守完全没有料到这样的走向,脸上写满了茫然。莺丸又笑着开口道:“加州先生和堀川先生也请进来吧!”躲在门外的俩人听到了,无奈地对视了一眼,起身走了进来。堀川轻声说了一句“打扰了”,走到和泉守身边把他往后扯了扯示意他冷静点。清光则是一进屋就感到主人两道目光笔直地落在了自己身上,仿佛灼烤着他。他浑身一颤,站得远了一些。

这边莺丸已经招呼了起来,一边说着大家都来喝茶一边取出了更多的茶杯。夕月见状赶紧推了堀川国广一把,堀川会意,立刻上前接过了茶具和水壶,跟着莺丸走向一旁的矮桌。夕月走了两步,看自家另外三把刀还跟木桩子似的杵在原地,上去一人踢了一脚,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地说:“还不快过去坐下!”清光被踢得一缩,他敢肯定,他这一脚格外的重!

于是就这样,一对一的交谈瞬间变成了小型茶话会。大家低着头各怀心思,除了莺丸,他专心致志地煎着茶,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夕月觉得如果这会儿是阳光温暖的午后的话,他大概会开心地哼起小曲了。

“刚刚…抱歉。”夕月微微侧过身让自己正对着莺丸,正坐低头,“我的刀剑们擅闯近侍的值班室在先,不分青红皂白指责您在后,我…”

“好啦好啦,”莺丸停下了分茶的手,颇有些无奈地打断了夕月,“刚刚也说了,我作为主人远征期间的代理近侍,辅佐少主是我的义务,夕月小姐不用这么大张旗鼓地道歉。”他看向安定再次摸向本体的手还有和泉守不善的眼神,苦笑了一下:“难得这么多年轻人来陪我一起喝茶,大家不要太拘谨嘛。”

夕月摇了摇头,开口点名:“安定,和泉守。”安定皱了皱眉头把手从本体上挪开,轻声说:“刚刚对不起了莺丸先生。”另一边和泉守扭头偏向一边,就是不看夕月和莺丸,直到堀川用胳膊肘捅了他两下才不情不愿地转过头来,撇撇嘴嘟囔道:“抱歉啦。”

莺丸深深叹了口气,一边把茶杯分出去一边说:“夕月小姐有时候…真是固执啊。下次见面要和大包平说,完全不在意他人的意见也不太好呢。”

夕月伸手接过茶杯笑了笑:“对的就应该坚持,做错了事就应该道歉,这没什么好商量的。”

莺丸无奈地看着她,刚想说什么便被一阵警报声打断了。众人均是一惊,抬头看向书桌。莺丸起身走过去,按了下不断震动的通讯器说:“是政府那边过来的消息。”一个硕大的电子屏在书桌前方弹开,夕月扭头去看,只见屏幕上飞快地滚过各种信息,还铺开了一张地图。莺丸扫了几眼屏幕喃喃道:“看来今天是注定没法好好喝茶了…”再转过身来时表情也严肃起来,“是出阵的命令。”


tbc


小剧场

和泉守:为什么是安定先冲进去!我对主人的爱一点都不比他少!我…
作者:安定的机动比你高啊,你难道要在屋子里骑小云雀吗?
和泉守:……???

莺丸:我只是想安安心心地喝会儿茶…

【刀剑乱舞】初见

1. 仍然是那个脑洞,不过是最开始的故事
2. 私设如山。最主要的大概就是同一时期一把刀只会出现在一位审神者手中
3. ooc有,尽量不ooc_(:зゝ∠)_





新江户城建市也有一百三十多年的历史了,如今已经成为在远东地区无论是经济、文化还是科技领域都首屈一指的大都市。而作为与时间溯行军开战之后崛起的城市之一,新江户城与其他有着相似历史的城市一样,是审神者家族们的聚集地。

城市的最高点耸立着一座巨大的雕塑,纪念的便是带领远东战区获得首次胜利的审神者和她的刀剑付丧神。审神者一头长发高束在脑后,一身巫女服,手挽长弓,蓄势待发。她身边的付丧神挥舞着手里的长刀,迈着优雅的步伐,轻盈的像一只鹤。

每一年年末这里都会举行盛大的祭典,审神者家族和时之政府的要员都会前来参加,祈求新的一年战斗的顺利。

而这一切的繁华,与河川下游,位于这个城市最偏僻角落的城下町都是无关的。这里是新江户城的贫民窟,住在这里的人们在年末唯一关心的,就是如何御寒,熬过这个冬天。

前几天刚下了一场大雪,河川周围银装素裹,很是美丽。然而因为缺少厚实的棉衣,这里的人们是没有心情出来欣赏美景的,这一片地区便寂静得跟鬼城一般,可今天,有人打破了这片宁静。

一个小女孩向着河边跑来,她矮小瘦弱,耳朵、双手、双脚很多地方都生着冻疮,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有点红通通的。她怀里抱着什么,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前跑着,不时惊恐地回头看一眼。而她身后追着几个男孩,虽然也很瘦弱但明显要比这个女孩强壮很多。他们很快追上了她,但是女孩很灵活,她绊倒了一个男孩,又抓起一团雪扔到了另一个脸上,同时飞起一脚踢中了他的要害,让他倒在地上呻吟。但是她到底敌不过对方人多,他们很快把她扑倒在地,努力去扒她怀里的东西。

原来是两个还冒着半丝热气的馒头。

“交出来!快交出来!”他们一边嘶吼着一边对女孩拳打脚踢。

而女孩咬牙死死护着怀里的东西,任凭他们打骂,就是不放手。

好痛啊。女孩想着。真的好痛,再这样下去会被他们打死的。我为什么不再厉害一点呢。或者有个帮手就好了,这样我一定能把他们都打趴下!

一个男孩一脚踢中了她的脑袋,女孩更紧地蜷缩了起来。来个人帮帮我吧,拜托,来个人帮帮我!

突然,女孩的身体周围膨胀起一个白色的光圈,一瞬间把所有男孩都弹开了。紧接着一个又一个光圈从女孩的身体升起,不断向外波动,而这些光圈带着层层热浪,很快融化了女孩周围的冰雪。女孩茫然地坐了起来,看着四周不知所措。男孩们一个个更是目瞪口呆,不敢动弹。

接着,女孩身前的空间出现了一丝扭曲,一个黑色的身影逐渐在半空中显形。这是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系着红围巾的少年。他眉目清秀,眼角微微上扬,嘴角左下方有一颗痣。柔顺的黑发分在脸颊两侧,微微向内卷着。后劲有几缕头发留长了,用一根白色的带子束起来,拨在胸前。少年的左手里握着一把日本武士刀,暗红色的刀拵和同色系的指甲油衬的他的手指更加白皙。他右足轻点,缓缓落在地上,黑色风衣的一角随着空气的波动擦过女孩的手臂。

少年微微睁开双眼,嘴角勾起,开口时声音清亮,带着一丝慵懒:“我,加州清光,是河川…”

“哇啊啊啊!闹鬼啦!!!”周围的男孩们惊恐地大声尖叫,手脚并用地爬起身,飞速离开了这里。

“………”清光觉得很挫败,他完全不能接受他堂堂一个刀剑付丧神的显形居然被一群小屁孩当作是闹鬼。

接着他感受到了身后的灵力波动,他兴奋地回过身,心想,看来这就是让自己显形的主人……

这次换清光目瞪口呆了,身后是一个比刚刚那帮小屁孩还要小的小屁孩。浑身脏兮兮的,怀里还抱着两个馒头,傻傻的看着他,还瞪着两个比铜铃还大的眼睛……好吧,勉强算有点可爱。

“小哥哥你是谁……”嗯,声音也可爱,再加十分。

“咳咳,”清光清了清嗓子,重新开始自我介绍,“我,加州清光,是河川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呢。难以上手不过性能一流哦。”说完他得意地一笑,低下头看向女孩。然而女孩完全没有在听的意思,正狼吞虎咽地啃着一个馒头。

“喂…”清光觉得自己额角的青筋在跳动。

“小哥哥你骗人吧,”女孩缓缓地站起身,“河川下游可没有你这么好看的孩子呢。我…我这样才…”女孩一边说着一边扶住脑袋,身体都左右晃荡起来,最后一头向前栽去。

“喂喂喂!”清光赶紧伸手把女孩捞了起来,才发现女孩浑身滚烫,抱在怀里简直像抱着个烧水炉。

“喂,你醒醒!”清光抚摸着女孩的脸,焦急地唤到。女孩把剩下的那个馒头搂在胸前,喃喃道:“这个,要给姐姐。”

“你先告诉我你住哪儿!我赶紧送你回去!”

“城下町…孤儿院…”女孩气息越来越微弱,歪倒在清光怀里。清光一愣,赶紧抱起女孩,拔腿就向城里跑去。


tbc

【刀剑乱舞】有一天我拾到了两把短刀(2)【改】

两篇都改动了一下…这篇比较多所以重新发了_(:зゝ∠)_
我这种有强迫症的人真的不适合发连载_(:зゝ∠)_
有看的小天使吗(੭ु´͈ ᐜ `͈)੭留个言嘛【打滚卖萌


1. 依然是看到某郭姓作家也玩刀剑之后受到刺激而产生的脑洞
2. 私设很多 注意。最主要的是同一时期一把刀只会出现在一位审神者手中。
3. 有刀x婶cp,只是还没出场_(:зゝ∠)_
4. ooc有,但尽量不ooc_(:зゝ∠)_




“噗。”清光没忍住捂着嘴笑出了声,夕月涨红了脸,走过去踢了他一脚。她回头看了眼药研,心也渐渐放了下来。看来自己没想错,药研心里还是关心弟弟的。

药研简单查看了一下两个弟弟的情况,过程中表情越来越严肃,最后整张脸都黑的跟锅底一般。他摸了摸乱的头发,然后站起身看向夕月,声音有点发紧:“我得带他们回医务室。”夕月赶紧一口气喝完了汤剂,拎起食盒说:“我也去我也去。”药研想了想,摇摇头:“莺丸那边你还是要过去一趟。”夕月一听,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很是僵硬。药研察觉到了,有些好笑地看着少女:“只是去说明一下情况而已。收留两把刀剑这种事情还是需要让这个本丸的近侍知道的吧。”

夕月正头疼怎么跟莺丸解释,听到药研说收留,目光先是茫然随即转为惊喜。药研看着少女神情的转变,眸光却逐渐转暗。

“大将不在的时候,夕月小姐便是橘氏本丸的主人。”他突然开口,夕月和清光一愣,一起看向他,都不明白他为何此刻突然说这种话。药研捏紧了拳头盯着夕月,目光似有实质:“我们相信夕月小姐所做的决策,并会全力维护你的行动。那么夕月小姐是否也一样相信我们呢?”

这句几乎是质问一样的话语一出,屋里气氛顿时变得有几分紧张。夕月静静地看着药研没有说话,清光却很是恼火,冲上去想和药研理论,却又被夕月拉住了。药研似乎并没有一定要个回答的意思,说完就抱起五虎退往外走。乱藤四郎跟在他身后,出门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转身朝夕月鞠了一躬,又赶紧跟了上去。

等药研带着两个弟弟走远了,夕月僵直的背才放松下来,她朝桌子上一趴,抬起手有气无力地指了指清光:“我一个人去见莺丸就好了,你一会儿去医务室那儿看着,有什么问题过来找我。”清光有点担忧地看着审神者:“主人,不用我陪你吗?”“没事啦!我还有点事想问问莺丸,你就别陪了。”夕月摆摆手,“再说了药研不是也说现在本丸我说了算嘛!能有什么事?”这句话语气却有点讽刺。清光叹了口气,坐下来握住了审神者的手,轻声说:“夕月,刚刚药研的话你不用太在意…”夕月低着头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回握住清光的手,轻轻“嗯”了一声。

虽然在清光面前满不在乎的样子,等真站到了近侍的值班室门前,夕月还是有些紧张。不过在药研刚刚的检查过后,对那两把短刀夕月算是放下了心,不会再去猜测他们病情的真假了。剩下要关心的便是郭家本丸的情况以及…她自己的决心了。夕月捏了捏自己汗湿的掌心,等待侍女进去通报。侍女很快便来请她进去,夕月深吸一口气,提步迈进了门。

屋内莺丸正坐在书桌后面,低头看着一份邸报,周围飘着与他寝室十分相像的茶香,让夕月不安的心平静了不少。他抬头看见是夕月进来了,笑着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夕月小姐请坐。”夕月也点头问了声好,一坐下便看到莺丸推了只茶杯过来。“喝点热茶慢慢说吧。”莺丸微笑着说。夕月喝了口茶,抬头看向莺丸,见对方一脸平静地等她开口,一时竟有点不知从何说起:“嗯…抱歉擅自带了外面的人进了本丸,还想瞒着你们…”莺丸摇头轻笑:“不用道歉,夕月小姐也到了有点自己小秘密的年纪了嘛。所以客人是?”

“是归属于郭四郎的两位短刀付丧神。”

听到这句,饶是平安老刀莺丸也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夕月简单解释了一下前因后果,接着便静下来观察莺丸的反应。莺丸向后靠到椅背上,左手在扶手上轻点着,右手支起来摸索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点着头。夕月低头默默给自己打气,再抬头时目光变得很是坚定:“我相信这两把短刀,也决定了要帮助他们。我明白这会带来很多麻烦,也清楚父亲很可能会反对。但我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就会承担起责任。等父亲回来了也会由我去说明。”

莺丸听完,看着夕月微微勾起嘴角:“夕月小姐,别人的想法呢怎样都无所谓,我一直想传达这一点。”他喝了口茶,想了想突然笑起来:“一直在大包平耳旁这样念叨,没想到却是夕月小姐先听进去了呢。”见夕月愣愣地看着自己,莺丸笑着补充道:“这两把短刀当然可以留下,夕月小姐不用担心。虽然我也不知主人回来之后会做出怎样的决定,但您也清楚,主人不满郭家本丸已久,此事对主人来说也许反而能成为一个契机。”

父亲从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利用的人、物或事件,这件事夕月再清楚不过了。但她还是皱了皱眉头,提出了自己的担心,“父亲不满郭家,郭家对橘氏何尝不是一样的想法。我只觉得奇怪,从我离开郭家本丸到现在也过去许久了,那边却似乎一直没有察觉到有两位付丧神潜逃了。当时那道门也像特地留给我们的,除了送我们出来的家臣,从头至尾没有人来查看。如果这两把短刀没有问题的话……”

“夕月小姐是担心郭家有人想利用他们做文章?”莺丸接道。

“是这样。”夕月点点头。

莺丸低头思索了一会儿,突然又抬起头看向夕月,绿色的双眸里流露出柔和的笑意:“但就算有这样的担心您还是把他们带回来了,那两把短刀没有找错人,夕月小姐的确是很温柔。”

面对这样的夸奖夕月有点不知所措,低头摩挲着手里茶杯的边缘没有答话。

莺丸也不再逗她了,提起水壶给她加了点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目前不用太过担心。倒是那两位付丧神的身体状况,药研先生有说什么吗?”

夕月摇了摇头:“药研先生只说要做进一步检查,我让清光去看着了…”她抿了抿唇,不知道要不要说出自己的猜测。

莺丸看出了她的欲言又止,问道:“夕月小姐是看出了什么?”

夕月握紧了拳头,挣扎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我觉得郭四郎是把他们用作发泄的工具。那方面。”

莺丸一愣,随即意识到夕月指的是什么,眉头紧皱,一向云淡风轻的脸上露出了极度厌恶的表情,声音也一反常态的严厉:“私德败坏!主人他们要想做出怎样的严惩都不为过!”

话音刚落,只听门外突然传来推搡的声音,接着门被猛的推开,披着浅葱色羽织的少年沉着脸,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


tbc

【刀剑乱舞】小剧场

突然想到的 昨天那篇的小剧场

夕月:药研先生一定生气了! ( •̣̣̣̣̣̥́௰•̣̣̣̣̣̥̀ )
清光:诶?不是吧……他一直那样啊(妄图和主人搞好关系( ・᷄ὢ・᷅ )
夕月:绝对生气了!刚刚的药特别的苦!(ू˃̣̣̣̣̣̣︿˂̣̣̣̣̣̣ ू)
清光:………
药研:………哼